Tag: 网球肘一年多了贴什么膏药效果比较好

中年妇女痴迷羽毛球运动过度造成“网球肘”!这可不是小事情

王阿姨是一名家庭主妇,家住广州。平时除了看电视,就喜欢到家附近的羽毛球场打球。虽然不是专业运动员,王阿姨却十分痴迷羽毛球,每周都要打上几次。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已经上来了的缘故,王阿姨最近总是觉得煮饭的时候右手肘部附近的肌肉有点痛。王阿姨坚持运动了这么久,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手脚疼痛的情况了,也知道大多都是常年累日的运动导致。以前还有手腕痛,大腿痛等,有时候就是肌肉有点拉伤而已,王阿姨就这样告诉的自己。

平时只要稍微擦一下药酒,或者到中医院拿点药贴敷一下,疼痛过三四天就能慢慢地恢复了。但这次效果却一直不好,王阿姨就想着到医院看看怎么回事。

检查过后,医生告诉王阿姨,她的这个属于“网球肘”,可以打封闭来治疗,缓解症状,但还是需要少做运动,等恢复了再说。

“网球肘”,其实是因为早年网球运动员患的比较多而起名的,临床上叫作肱骨外上髁炎,是一种慢性的损伤性炎症。因为前臂过度的运动,对肘部肌肉造成了长时间的牵扯,久而久之,就会出现疼痛的情况。

疼痛症状严重时,病人有时候都不能自行完成拧毛巾的动作,煮饭什么的就更加难了。因此,也对日常生活造成了不少的影响。有些医院对此会有恢复的手法,但避免再过度运动也很重要。像王阿姨这种喜欢运动的家庭主妇,家里的家务事多,加上羽毛球打得多,自然就比别人更容易导致“网球肘”了。

“二十年磨一剑”实现中国创新药零的突破左亚军带领团队研发全球首个全人源GLP-1类药物

原标题:“二十年磨一剑”实现中国创新药零的突破,左亚军带领团队研发全球首个全人源GLP-1类药物

左亚军,上海仁会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总经理。2002年进入创新生物药领域,专注新药研发与产业化,带领团队自主研发全球首个且唯一的全人源GLP(胰高血糖素样肽)-1类药物,也是国家1类新药——谊生泰(通用名:贝那鲁肽注射液),一举实现中国糖尿病领域创新药零的突破。曾被评为张江卓越人才、上海产业菁英高层次人才,被授予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等,2021年获评上海市优秀员。(受访者供图)

“很多时候真的感觉走不下去了,我就会想想新药对于患者意味着什么。”上海仁会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总经理左亚军,在糖尿病新药研发领域潜心耕耘了20年。她带领团队研发的“谊生泰”,实现了中国糖尿病领域创新药零的突破,让中国糖尿病患者用上了中国新药。同时,该药还是全球目前首个且唯一的氨基酸序列与人源完全一致的GLP-1类药物。

创新就是要走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一路上少有鲜花和掌声,经历最多的可能是这样一个循环:尝试、失败、再尝试……

可纵使再难,左亚军和整个团队始终不言弃。问到坚持下来的原因,她讲了一张照片带来的触动:“有一名无锡的糖尿病患者,身材臃肿行动不便,一度没办法带孙子。使用了我们的新药后,不仅血糖得到控制,减重效果也非常明显。她给医生寄了张陪孙子一起荡秋千的照片。这张照片一直刻在我的心里,它让我深深明白,新药可以给患者带来全新的生活……”

在中国,糖尿病患病率高达11.2%,过去却一直没有一款线年,华谊集团成立上海华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后转制更名为“仁会生物”),把目光瞄准糖尿病领域,力图研制出中国糖尿病领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

3年之后,谊生泰在工艺开发上取得了初步成果,华谊集团准备选派员工充实到华谊生物。当时的左亚军也梦想能参与研发一款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新药,于是抓住这个契机,踏上了谊生泰的研发征程。

科研之路,道阻且长,新药研发尤其如此。作为全球首个氨基酸序列与人源完全一致的GLP-1类药物,谊生泰的研发难度可想而知。

在早期阶段,团队首要面临的就是行业基础薄弱的困境。比如做基因测序,现在非常简单,送样后半天时间就能拿到结果,但当时则需要送到德国,国内没有这类服务。当时,在缺少研究方法、缺少动物模型,更没有适合GLP-1这类化合物的模型的情况下,左亚军只能带着需求一次次去北京跑科研院所,有时为了一个细小的实验评价,就得花上大半年。

2003年加入仁会生物的夏晶已经和左亚军共事了19年,她眼里的“左总”身上有股劲,认定目标就绝不放弃,“谊生泰原来的剂型是冻干粉针制剂,使用操作比较复杂。2005年,我和左总在美国的展会上看到了国际上第一个获批上市的GLP-1受体激动剂艾塞那肽,那支药的外形竟然是一支笔,里面含了注射60次的药量。当时的我们第一次知道,还有一种制剂叫多剂量注射液,原来蛋白药不是仅有冻干一种保存方式”。

差距带来的强烈震撼让左亚军下定决心,立项开发GLP-1多剂量水针,“要做就要做最好的产品,就要给患者最好的产品使用体验”。开发水针制剂,尤其是开发疏水性强的活性成分的水针制剂是一项难题,国内没有先例。左亚军一边咬着牙按照粉针制剂做临床试验,一边不舍昼夜地投入到水针制剂的开发中。

先后筛选800多个配方、分析1万多个样品,左亚军及其研究团队终于找到突破口,解决了蛋白药物在液体状态下及多剂量使用情况下难以长期稳定保存的技术难题,一举突破一道关乎药物命运的关卡,该项技术后来申报国家专利并获批。

2016年底,左亚军带领团队完成了谊生泰项目全部研发工作,谊生泰获得国家1类新药证书、生产批文,实现了中国糖尿病领域创新药零的突破,让中国的糖尿病患者用上了中国新药。

谊生泰从立项到上市,历时整整17年,逾10亿元的研发投入,从技术、专家到资金,都是中国力量。“只有摸爬滚打过,才能练就一身本领。”左亚军说,放眼全球,做好本土创新,是仁会生物的坚持。

今年是左亚军从事创新药研制的第20个年头,而在谊生泰之后,她的手中也即将诞生第二款新药,即用于成人超重/肥胖治疗的GLP-1类药物“菲塑美”,该药上市申请已于今年3月获国家药监局药品评审中心的受理,有望明年上市,届时将成为中国减重领域的第一款原创新药,再次填补领域空白。

左亚军表示,仁会生物作为上海市高新技术企业、“专精特新”中小企业,一定要加快新药研发速度,助推上海生物药产业发展向前。“我想带领团队,为慢病领域的患者研发更多新药。我知道这条路有多难,但我身上肩负着一名员的使命,我要往前走,不能退缩。”

做卡瓦格博藏药膏药贴代理加盟有没有前途

现在社交电商铺天而来,各种同质化平台系统成千上万,当你把平台、各种产品分享给你周围朋友和曾经的代理时,却发现他们也在向你分享同样模式的平台、产品。但是只要是有实际需求的好产品,无论你通过什么渠道、载体销售,都会有消费者选择,并持续购买。

我们创业选择产品一定要选择市场容量大,但是市场竞争没那么激烈的,而且产品确实能给使用者带来显著效果的,并能长久持续经营的,才有机会比别人赚的更多。而且必须是初期加入,处于团队顶层的人才能赚到大钱!

据相关数据表明:我国颈肩腰腿痛患者占人口总数的60%,其发病率高达40%,潮湿地区发病率更高达60%, 即9亿人口有不同程度的颈肩腰腿痛症状,1亿重症患者。颈椎病原本多出现在中老年人身上,但近年来,由于低头看手机的影响,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患颈椎病的也越来越多。颈肩腰腿痛带来的诊疗市场超过千亿,单是膏药类产品就达到200亿市场规模,并且由于膏药类产品治疗方便,市场规模增长迅速。

卡瓦格博医用冷敷贴、消痛喷剂来源于传世300年的藏药秘方,适用于颈肩腰腿关节部位病变引起的酸、胀、肿、麻、痛,颈椎病、肩周炎、网球肘、腱鞘炎、腰椎间盘突出、关节炎、退变性关节炎、滑膜炎、骨质增生等疼痛病症。

香格里拉藏医藏药具有悠久的历史,起源于公元8世纪的《四部医典》,融合各种自然科学于一炉,并形成了与藏传佛教紧密结合的人文医学,是藏医药宝库中弥足珍贵的组成部分。

藏药家族最近一代传人益西多吉为了让藏医药秘方走出香格里拉,福及更多患者,2004年,他创建了香格里拉藏神生物药业公司,走上藏医药产业化之路。

经过多年发展,2014年创建了云南卡瓦格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作为生产基地。目前已在全国藏区范围建立了4000多亩高原藏药基地,在昆明建立了20000平方米标准厂房生产基地及符合国家药品GMP标准的现代化生产线。

现在,藏神生物已成为一家集原生态藏药原料种植,藏医药研究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现代生物科技企业,将传承了300余年的藏医诊疗理论与现代生物医学技术进行了完美的结合。

千年文化,百年传承,我们即将扬帆起航!希望寻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致力于藏医药的发展,努力为人类健康服务,并共享健康事业带来的巨大收益!

1、千亿市场——中国每年有千亿的颈肩腰腿疼痛诊疗市场,200亿持续高增长的膏药市场

2、疗效显著——300多年传世藏方,疗效显著,世代口碑相传,非网红产品所能比拟

4、多重收益——高利润空间+多重收益,颠覆式利润分配模式,年入百万不是梦!

5、起航计划——提供三千万赠品支持,用于合伙人招商加盟和终端销售支持、快速出货,助力团队起航,还可全力协助合伙人在当地举办招商会

6、运营模式——社交电商引流,线平米现代化生产基地,是国内极少数自己拥有药材基地的膏药企业

8、运营团队——集团母公司大健康产品营销策划专家团队,集团旗下中医、藏医专家诊疗团队,微商大咖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