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手肘网球炎症

网球巨星贝克尔身体严重畸形两个手肘都有赘物职业病苦不堪言

鲍里斯·贝克尔在伊比沙岛晒太阳时,有人发现他的手臂上长出了一个网球那么大的赘物。这位52岁的前温布尔登冠军仍然患有严重的“网球肘病”,这也是网球选手的职业病,也有一些高尔夫运动员患有类似疾病。

肱骨内上髁炎,有着两个形象的别名:“学生肘”和“网球肘”。顾名思义,学生和网球运动员是最容易患上该病的群体,病人会在某一受力点感觉特别疼痛,甚至无法使用手臂和手腕进行某些活动。贝克尔在德国和美国最好的医院医治,但病情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不知道中医能不能帮他。

但令人震惊的照片显示,这位德国球星仍然长期受着伤。这位52岁的老将在观看混合双打比赛时展示了他的左肘。他是在2014年美国网球公开赛上作为诺瓦克·德约科维奇的教练第一次被看到肘部畸形的。今年早些时候,当他随德国队在澳大利亚亮相时,他发现自己的双肘都长了赘肉。

据认为,贝克尔患的是“网球肘”或“学生肘”病——一般原因是靠在桌子上造成肘部压力。《》医学记者马克·波特博士透露:“这是一个很典型的病例。它们的大小通常是一个高尔夫球,但看看它,这个正好是一个网球的大小。”

贝克尔的身体在他辉煌的职业生涯中经受了考验——他的职业生涯于1999年结束。1985年,17岁的他成为温布尔登最年轻的选手,震惊了世界。尽管饱受网球肘煎熬,但在与女友莉莲·德·卡瓦略·蒙泰罗的浪漫乘船旅行中,贝克尔看起来很开心,很放松。

穆雷将出席巴塞罗那站 称肘伤只是炎症不严重

尽管在上周的蒙特卡洛大师赛弄伤的肘部,但穆雷还是有信心他会参加本周的巴塞罗那公开赛。

穆雷在上周的蒙特卡洛大师赛半决赛中带伤上场,尽管如此,他还是和世界排名第一的纳达尔打满了三盘。穆雷透露他在周二进行磁共振成像扫描,首轮轮空的他第一场比赛将于周三进行,对阵费雷罗和马里赛之间的胜者。英国头号男单预测他可能需要拆除一块骨头,但现在的他似乎更有信心他能够迅速康复。

“我很乐观。”穆雷说,“我从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在蒙特卡洛的时候,虽然疼但仍然可以比赛。最近几天,我在这里看了医生,我自己的理疗师也对我进行了一些治疗,我认为没有什么大碍。”我不想做太多的猜测,因为我可能是错的,但我相信这只是一种炎症,没什么严重的,不过我还需要等待医生告知我最终结果。”

穆雷自澳网之后表现不佳,直到上周的蒙特卡洛大师赛才开始赢球,并且在自己并不擅长的红土上表现不俗。“我需要每周都打得像我和纳达尔那场比赛的表现一样,纳达尔总是很稳定,这是他成为世界第一的原因。而德约科维奇今年一直很稳定,想要打败这些人并在排名上超过他们,你必须和他们一样稳定。”穆雷说,“你不能连续三周都一轮游,因为那样会给其他人一种感觉:他们会击败你。你可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谈起红土赛事,穆雷说:“很多人说我在红土上打得不好,这不是我最擅长的场地,但我觉得我可以在红土上打得不错。我在红土上取得好成绩是可能的,我只是需要非常耐心和健康。”

揭秘网球大师们另一面 手肘磨肿贴上敷料继续按摩

球场上的他们,脚步灵活、击球有力、反应敏捷,是聚光灯下的焦点,也享受着来自全场的欢呼。走下球场,在那一间球员理疗室里,这些世界顶尖网球大师,却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赛前的拉伸和舒展,赛后的放松和按摩,他们静静地躺着,等待着治疗师为他们服务。杨潇俊今年是首次加入大师赛的治疗师团队,作为服务保障的重要一员,每一位球员的出色发挥都离不开她和她同事们手上那些专业的“花活”。

把球员的一条腿抬高,用双手托住,一边还要用自己的膝盖,顶住他的另一条腿,只有这样,才能起到更好的拉伸效果。赛前,运动员都会接受这样三十分钟的专业“热身”,活动关节,拉伸韧带。赛后,肌肉纤维的微小撕裂和损伤,也需要专业的手法来尽快恢复。

躺下前,有的球员会冲她笑嘻嘻地来一句:“我喜欢重一点。”然后就麻溜地趴在按摩床上。“这时候,就要动用身体的力量了。”杨潇俊比了比手势,“按摩用的是巧劲,手掌、手肘、掌根、手指、前臂,各个部位都要用到。再要力度大一点,那就要把身体的重量‘传输’到手上。”眼前的她,突然多了几分“女汉子”的形象。

一位参加挑战赛的中国年轻球员让她至今印象深刻。“别的运动员都有个多人的团队一起来参赛。他的团队就只有他和他妈妈。”没有足够的团队资源和支持,让他前进的每一步都颇为艰辛。

杨潇俊回忆说,“刚来的时候,他就是右肩痛,影响正手的发力挥拍。这样的情况是长期高强度训练和比赛带来的疲劳性损伤。我们能在现场做的处理却比较有限。最好的恢复方式,其实是避免造成疼痛的动作,不要暴力挥拍。”然而这位小球员却回答她,一年到头,除了比赛就是训练,只有12月是可以休息的。因为得不到足够的恢复时间,劳损的问题也长期得不到解决。

这让杨潇俊感到有些沮丧。在职业网坛,长期积累的疲劳损伤在每个运动员身上都存在着。2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比赛,一天接一天的高强度运动,身体修复时间不够充分,哪怕是最顶尖的世界级运动员,也积累下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在球场上,他们看起来风光无限,钻进理疗室里,却和球迷们的想象全然不同。

“要成为一名顶尖运动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成功。他们,有时候也忍受着不为人知的疼痛。为了保证他们在比赛中有更好的发挥,我们只有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帮助他们的身体准备好。”杨潇俊说,相比于业余爱好者,职业运动员的治疗流程相对简单,但却需要治疗师花费更多的精力和体力。

每天早上10点,杨潇俊就会准时出现在理疗室里。从第一个运动员走进房间,到晚上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她戏称“忙得像打仗一样”。9张按摩床,总是安排得满满当当。

“按了一天运动员,我也需要被按一按。接下来一周时间,我可能没有力气打字。”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为运动员做按摩的半小时,对她来说,也是一场高强度的无氧运动。在赛程紧密的前半周,理疗室里的运动员络绎不绝,她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手会很酸。”

擦上按摩油、抹好按摩乳,她时而双手合十用力按压,时而伸出大拇指旋转拧动,时而又抬起手肘往前挪移。

运动员的毛发比较茂盛,治疗师用的力量又比平时大不少。虽然涂了按摩油,手肘和毛发产生的摩擦还是让团队里的一位治疗师手肘磨肿了。以至于她的手肘不得不贴上伤口敷料保护一下。“做起按摩来,手生疼。”

有时候,杨潇俊还要及时应对各种突发状况。在做赛后按摩时,有一位运动员告诉她,自己早上从酒店出发就突然感觉到腰疼,坚持打完比赛后,疼得更厉害了。得知情况后,她立刻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为运动员做腰椎体格检查。

杨潇俊当时就判断这不是腰肌劳损的问题。“球员白天比赛过度疲劳,全身肌肉过于僵硬。晚上回到酒店,由于床垫太软,身体一下子放松后,加上睡眠姿势不对,就容易造成急性腰椎间盘移位。”她随即把床头摇高,让球员趴在床上,处于身体往后伸展的状态。这样的静置,能帮助椎间盘复位。做完腿部按摩放松后,球员再站起来做测试,感觉明显不那么痛了,症状缓解了50%以上。

当天治疗完毕,这位球员还顺利参加了下午的训练。球员临走时,杨潇俊又反复叮嘱他,晚上回到酒店,一定要重复今天的动作复位,注意睡眠姿势。第二天,这位球员又活力满满地踏上了赛场,拿下了比赛。

“职业球员在世界各地打巡回赛,每到一个地方,都有ATP官方和本地治疗师为他们服务。顶级球员还有自己的教练、体能师、治疗师、营养师。一个人的成功背后,有庞大的团队提供全方位支撑。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他们在场上有最好的表现。”

杨潇俊从事运动医学领域工作8年。时间久了,对于运动本身,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让球员神清气爽地步入赛场;在能量耗竭、超级疲劳的赛后,帮助肌肉加速恢复。“提升球员的表现,就是我的工作。”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