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西甲第4轮 塞维利亚vs巴塞罗那 首发预测塞维利

西甲第4轮 塞维利亚vs巴塞罗那 首发预测 塞维利亚首发预测:13-布努;19-阿库尼亚、14-夸西、6-古德利、16-纳瓦斯;18-德莱尼、20-弗朗西斯科、8-霍尔丹;24-戈麦斯、12-拉法·米尔、17-拉梅拉 巴萨首发预测:1-特尔施特根;28-巴尔德、24-埃里克·加西亚、4-阿劳霍、23-孔德;8-佩德里、5-布斯克茨、21-德容;7-登贝莱、9-莱万多夫斯基、22-拉菲尼亚

网球专业词汇大汇总

– 当一个球员在deuce后得分,而还需要再得一分来赢得此局的时候.(译者:貌似发球者遇到这种情况才常用,接发球者直接是Break Point)

All-court(全场型)– 一种全能的比赛风格,融合了底线,发球上网和大力发球的风格,当底线功夫无法奏效时,他们会改上网战略;当其上网无法有效时,则改成在底线打.

Allez– 一个法语词汇,相当于英语的come on或者西班牙语的vamos,法国和比利时球员常在得到关键一分和完成一次难度很高的回球时喊这个词.

Approach shot(随球上网)– 以发球为铺垫,借此上网, 常使用下旋 和上旋 并打出比一般拉锯时更快的球.

ATP Champions Race(ATP锦标积分排行榜)– ATP的记分系统由每年的开始阶段开记,每年结尾时使用ATP排名录入系统.前八的球员将获得进入年终大师杯的资格.

Australian formation(澳洲站位)– 这是一种在双打时运用的站位,靠近网的球员在开始时站在网比较中间的部分;这种站位常被用来限制喜欢使用穿越的组合.

Backhand (反手)– 这是一种将自己全身的力量注入球拍,从身前挥拍,以自己击球的反手挥拍击球的方式.

Ball clip—球夹,网球夹就是女运动员放在裙子里面的一个“Ω”形状的塑料夹子,有弹性,可以塞进一个网球.

Ball Person(球童)– 球场人员,可以是男性或者女性,他们的职责是把被打出球场的球捡起来,并送回球场,常常由ATP少儿赛的球员担当.

Baseliner(底线型选手)– 总是在底线附近活动,十分依赖他们抽球质量的一类选手.

Big serve(大力发球)– 充满力量的发球,常常是发球者赢得分数的优势所在.

Break(破发)– 接发球的球员或组合为了获得一局比赛的胜利,从而破对手的发球.

Break point(破发点)– 差一分就可以破发的那一局(常用于30-40的情况);两个破发点(或两个破发分)用于比分是15-40的时候; 三个破发点 (后三个破发分数)用于比分是0-40的情况.

Buggy Whip(抽球)– 正手击球的一种结束动作,手臂不象一般的从身体的一侧从身前划过到另一侧收住,而是从下方起,在同一侧的上部收住(就象马车夫架车时,抽马匹的动作).

Bye(直接晋级)– 表示在锦标赛的某一轮,球员在没有遇到对手的情况下自动晋级的情况.

Center Mark— 中点,是在底线中间的一个标记,发球时必须处在这个标记的一侧。

Challenge(质疑)– 在一次击球完成后要求裁判和工作人员重新确认球的落地点,运用电子跟踪球轨迹的技术. 详见: Hawk-Eye(鹰眼)

Challenger(挑战赛)– 一种比ATP巡回赛级别底的锦标赛或巡回赛.球员靠参加挑战赛来赢取积分以便让他们自己能够参加ATP巡回赛.

Chip and charge(削后上网)– 一种很有侵略性的战术,在以下旋球回了对手的发球以后,紧跟着上网.

Closed stance(闭合式)– 面向边线和底线,然后在击球的时候迅速转身面向对手,经典技术.

Code Violation(违例处罚)– 在ATP巡回赛,球员作出口吐不文雅语言或把球打上看台(不是在正常比赛的时候)这样的违例行为.第一次违例的处罚是警告,第二次违例的处罚是罚分,第三次违例的处罚是被判该局失利,第四次违例的处罚是被判输掉比赛.

Come on, Cmon(加油)– 一种英语的表达,常在正常的得分后,或对手出现受迫性失误以后,尤赢球的一方叫出.当对手出现非受迫性失误后,球员使用这种表达会被认为是没有礼貌的,虽然这种不好的现象很少见,而这种攻击性的言语因为太短,也很少会有球员因此受到违例处罚.

court squeegee——推水器是一种用来将水集中推开并吸收使地面保持干燥的工具.

Cross-over(到对手球场)– 一个球员穿过网,到对手的半场里去.这可以是一种友好的做法,也可能是充满敌意的,而因此受到违例的处罚.后一种情况偶尔在红土场上因为不清楚某个关键性的球到底是在界内还是界外而发生, 因为这种场地会留下痕迹,因此有异议的一方可以以此挑战裁判高椅.

Cyclops(原指希腊神话中的独眼巨人)– 一种在中央大球场使用的设备,可以用来勘测发球是否超越了发球区的底线.如果发球过长,这种设备会发出一种可以被听见的声音来提示.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Dead net (dead net cord)(擦网/滚网)– 当球员不小心把球打到了球网的上沿,而球又不小心滚到了对方的半场界内,对方又不小心没接到而得分的时候.这个球员就会被说是遇到(捡到)了一个擦网(滚网),会被认为很幸运,球员他/她自己通常会承认这是一种运气.{译者:捡死耗子了..}

Deuce(平分)– 在一局比赛中打到40-40.在deuce后连续赢两分才能赢得该局比赛的胜利.

Dirtballer(红土选手)– 喜欢在红土场上把比赛节奏放慢,比赛拖长的球员

Double Fault(发球双误)– 在一分的比赛中连续出现两次失误,导致发球的一方丢掉该分.

Drop shot(放小球)– 球员轻轻的击球让球刚好能过网;这招能让远离球网的选手无法防范.

First Service(一发)– 网球运动员发球时被允许的两次发球的地一次发球.

Foot fault(踩线失误)– 当一个球员,在发球的时候,在击球前就踏入场地或踩线,就会导致一个发球失误.当球员踩到或或穿过底线的中心点和和其从底线到网的延长出的长方体区域时,也是这种失误。

Forced error(受迫性失误)– 对手击出一记刁钻的球而直接导致球手接球失误.反义词: Unforced error(非受迫性失误)

Forehand(正手)–这是一种将自己全身的力量注入球拍,从自己身后向前挥拍, 以自己击球的正手挥拍击球的方式.

Game point(局点)– 球员需要再多的1分就可以赢得这局比赛的情况.

Golden Slam(金色大满贯)– 在一年里,同时赢得大满贯和奥运会网球比赛的金牌.

Grand Slam(大满贯)– 每年的四个最有声望的锦标赛: 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 法国网球公开赛 ,温布顿网球公开赛,和 美国网球公开赛.

Groundstroke(落地球)– 在球弹地一次以后,用正手或反手击回.

Hopman Cup—霍普曼杯,以澳大利亚网坛传奇人物霍普曼(Harry Hopman)的名字命名的世界网球混合团体赛

I-formation(I战位)– (双打时) 在发球之前,发球者和自己的队友都站在球场的一侧(deuce或advantage半场)的一种站位方式 .

Let(重发) (擦网进)– 当发出的球擦网了,但是落在发球区的时候;这个发球就不算, 发球者可以重新发球.

Let(重赛)–多场比赛同时进行时,其中一场比赛中的球弹入相邻另一场地,可以重赛这一分.

Line judge(线裁)– 被指定在边线观察球运行轨迹的人.线裁宣布球是出界了还是在界内,而球员必须尊重线裁的声明.而线裁必须尊重仲裁的决定,即使这个决定与其观察的结果相矛盾.

Lob(高吊球)– 网球比赛中在网以上很高的部击出的球.如果对方正在上网, 那这就是一种进攻性高吊球,从而直接得分.至于防守性高吊球,目的则是让球手有喘息的机会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或者,当对手很靠近球网的时候,迫使对手回身去追这个球.

Love(零蛋)(例如: to hold to love(抓到个零蛋)表示:发球时,在对手不得一分的情况下取得一局比赛的胜利; to break to love(以零蛋破发破发)表示:接发球时,在对手不得一分的情况取得一局比赛的胜利)

Lucky Loser(幸运失败者)–排名最高但资格赛最后一轮输球,却因为参加正赛的球员退出,而得到补充参加正赛的球员

Mac-Cam–用来为电视直播提供争议球是否落在界内的及时画面而使用的高速摄象机.

Match point(赛点)– 当领先球员还需要一分来赢得比赛的情况.如果一个球员遇到了这种情况,他(她)就会被称做是serving for the match(为赢得比赛发球). 这种说法还有很多的变种,比如 冠军点 就是某项比赛决赛的赛点.

Mixed Doubles(混双)– 四个人进行的网球比赛,两男两女,各方分别由一男一女组成.

Net point(网前分)– 在上网时得到或失去的分数,与在底线抽球得到或失去的分数相对应.

New balls(新球)– 在比赛中,不时用一组新球替换原来的球,因为不断的击打会使得球的温度增高而改变球的弹性;先使用新球发球的球员必须向对手清楚的示意这是个新球.

Open stance(开放式站位)– 击球时,身体在边线之间,面向底线和对手;这是一种现代的网球技术.

Overhead(高压球)– (也可谓之: smash(扣球))一个球员在他/她的头部以上的位置击球; 如果这一击比较强劲,那么就是smash(扣球) (详见: Smash);扣球也常常直接被叫做高压球,虽然不是所有的高压球都是扣球.

Poaching– (双打中)一种积极进攻的移位,网前球员移位去截击( volley )打向其搭挡的球.

Pusher(回挡型球手)– 球员不求击出制胜球来赢得比赛,但求稳当的回击给对手

Qualies(资格赛) – 巡回赛的资格赛, 球员在这里为了进入正赛而比拼.

Rally(回合)– (在发球以后) 一连串的球的回击,直到其中一位球员将球击出界或未将球击入有效区域为止.

Referee(裁判)– 负责整个赛事规则执行的人, 而非仅负责一场网球赛(见 Umpire)

Round of 16(32进16)– 在一项锦标赛中,四分之一决赛之前的比赛,决出16个人, 相当于有128名选手参加的锦标赛的第四轮, 有64名选手参加的锦标赛的第三轮, 和有32名选手参加的锦标赛的第二轮.

Round Robin(循环赛)– 一种球员输了两次才被淘汰的锦标赛. (与常见的单淘汰赛相对应).

Second Service(二发)– 在每分开始时,球员被允许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发球的机会.

Serve(发球)– (同时可以用: service) 将球击到对方半场来开始一分的争夺.

Service Court— 发球区,在球场的每一侧都有两个发球区,发球区是由单打边线,罚球线,和中线围成的

Serve and volley(发球上网)– 发球并立即向前移动来创造截击的机会并有希望获得制胜球的战术

Set point(盘点)– 领先的球员需要一分而赢得该盘比赛的情况.如果球员处于这种情况而且在发球,他/她就会被称做是serving for the set(发球为制胜)

Singles stick单打支柱—是指用双打的球网来进行单打比赛时在单打场地外用来支撑球网达到规定的高度的支柱。

Sitter(菜球)– 对手回过来,轻飘飘的,又不带旋转,而且弹的很高的球.容易靠次击出制胜球.

Smash(扣球)– 高压球的最常见的一种(见: Overhead): 以接近垂直击出的高压球 ,以至球在对手的半场也是以接近垂直的角度弹起,或者其他的方式,总之让对手感到很棘手.

Spin– 球在飞行过程中旋转, 影响球的飞行轨迹和落地后的起跳. 见 下旋 和 上旋.

Split step(分开两脚站立) – 一种步法,在对手击球前做小的起跳.

Spot Serving/Server(落点精确发球/者) – 把球精确的发到靠近发球线与中间发球线交界处,或者发球线与单打边线的发球处.

Squash Shot(被压制回球)– 一种正手的削球,常常在防守移动时击出.

Straight sets(直落盘数) – 赢得一场比赛,获胜者没有输掉任何一盘.

Strings(球拍线)– 网球拍头部被编制成网状的材料.网球线是网球应该击打在网球拍上的地方.

Tanking– 因心理素质差或其他原因而故意输掉该场比赛;或故意输掉非关键的一盘, 以集中体能和注意力于决定比赛结果的一盘.

Tennis Ball(网球)– 打网球时所用的球,柔软,中空,中间填以气体,表面上覆盖以合成纤维软毛的橡胶球.

Tennis Bubble– 一种室内网球设施,一种由底部吹风机带来的空气压力支撑的建筑.

Tennis Elbow(网球肘)– 初级和中级选手常见的伤病,因为不正确的技术动作或球拍传递了过多的震动到手臂上而引起.

Tennis wall—网球墙,球场只有一半,另一半是一面墙,用于单人练习使用

Tiebreak(抢七)(亦作: tiebreaker) – 当局数到了6-6时,决定胜负的重要一局; 最先达到7分以上并且有2分领先的球员获得此局比赛的胜利.

Topspin(上旋球)– 球的顶部向前旋转的旋转方式.造成球往下沉且落地后弹跳得较高.

Touch(触网)– 当比赛还在进行的时候,球员碰到网带,导致其失去这一分.

Tweener(跨下击球)– 由Yannick Noah掀起的一种娱乐的击球方法,在接高吊球的时候,从双腿之间将球回到对方场地.

Twist Serve(弧线发球)– 带有上旋和削球的发球,从而球在空中有弧线的轨迹,到对方半场后弹的很高,而且向与空中轨迹相反的方向弹. (见Kick Serve)

Underspin(下旋)– 球的底部向前旋转的旋转方式.造成球往上浮且落地后弹跳得较低.

Umpire(主审)– (比赛中) 负责独立自主地执行该场比赛规则的人,通常坐在网子旁边高高的椅子上.

Underarm service(低手发球)– 球员在击球的时候,球拍低于自己的肩膀.

Unforced error(非受迫性失误)– 比赛间发球或回击球时无法归因的失误和球员因自己判断错误所迼成的失误.

U.S. Open(美网)– 在美国举行的大满贯赛事,排名在前100的才有资格参加.

Vibrazorb(震动吸收器)–网线和球拍喉部连接处的一个小装置,用来减弱震动的影响

Walkover(不战而胜)– 没有抵抗的胜利. 可以是因为bye,更多是因为对手没有资格或者没有按时到场而弃权—包括因为伤病而退出.

Wild card(外卡)– 即使排名不够或没有及时登记,仍然获得参赛的资格.一般给予的情况有:虽然排名仍不足,但有潜力的球员,知名球员因故长期未参赛而导致排名不足,排名很高的球员没有及时登记参赛等等.

Winner(制胜球)– 对手无法赶到的强而有力的一球,因而拿下这一分; (发球时指)对手碰到了却回击不好的强力发球,因而拿下这一分.

Womens doubles(女双)– 一项两个女子运动员配对与另外一对女子球员的比赛, 先发球的组合先选出一个先发的球员发球,下一局另一个组合,然后是后发球组合的另一个球员发球,然后是先发球的组合的另一个球员发球.记分情况同女子单打. 详见:(Mixed Doubles)混双。

迅途体育是一家运动地面材料供应商,自2014年成立以来坚持以环保为第一原则,旗下研发生产的净味系列跑道和球场材料,已经成为环保的代表。以环保为第一原则,是因为迅途敬畏自然,相信只有遵循人与自然的和谐,公司才可能持续经营。

公司名为 Fastto 迅途,但不求速达不求捷径,相信慢慢来比较快。以产品为导向,每一款产品问世必经3到5年研发,一经问世均能幸运的快速获得市场认可。

2015年以来,随着国家监管机构对于塑胶跑道要求越来越高,迅途体育全球首创的净味跑道、净味硅PU系列产品获得市场高度认可。在此基础上,迅途体育2018年推出体育产业高端明星产品净味预制型橡胶卷材跑道,坚持一贯迅途品质,为客户提供更专业的产品与服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正直播国足:中国男足VS日本男足

北京时间12月12日18:15,2017年东亚杯第二轮,国足将在东京味之素球场球场挑战东道主日本。

东亚杯小组赛首轮,国足1-0领先的情况下,险些被韩国逆转,最终凭借着于大宝的进球,2-2险平。东道主日本则终场前完成绝杀,1-0小胜朝鲜。首轮过后,日本积3分小组第一,国足和韩国各取一分小组第二,朝鲜0分垫底。

虽然国足抗日很少赢,但日本战中国男足近来年赢得也不多,过去5次A级赛事交锋,均是在东亚杯上完成的,4次以平局收场。从东亚杯小组赛首轮来看,国足客场抗日还是有可能取胜的,毕竟抗韩展示出强大的战斗力,在1-2落后的局面下临危不惧,显示出国足球员们的抗压能力。那场比赛,国足新星韦世豪也有出色的表现,为球队打进先拔头筹的进球。

本场比赛,不知国足主帅里皮又会派出哪些小将出场,毕竟为了备战本届东亚赛,意大利人一口气招进了6名U22国足球员,他们都代表着中国足球的未来。从实力对比来看,日本球员的个人能力,要比国足搞出一些,主帅里皮可能再次祭出三中卫战术,先立足于防守。

比赛分析:对于国足而言,想夺得东亚杯冠军,就必须客场击败东道主日本,唯有这样才能够占据有利地位,毕竟最后一轮的对手是最弱的朝鲜。从两支球队的历史交锋纪录来看,国足想击败日本,难度相当大,因为迄今为止19年抗日未尝胜利的滋味。

本届东亚杯,国足和日本都不是最强球队参战,尤其是日本,大牌球星大都在欧洲踢球,皆没有回来,二队或三队的对抗,谁胜谁输,现在很难说,临场状态决定一切。

国足12强赛直播时间平台 国足vs日本比赛时间视频观看地址入口

8月27日,亚足联官方消息,中国男足12强赛次轮对阵日本的比赛,将于北京时间9月7日(星期二)23:00(卡塔尔当地时间18:00),在卡塔尔哈里发国际体育场进行。

根据亚足联赛程安排,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国足前4场比赛都在多哈进行,李铁和国脚们需要面对“长时间封闭”的挑战。考虑到队员要在多哈驻扎两个多月,中国足协计划安排归化国脚的家属来到多哈,实现家庭团聚。

一旦亚洲范围内的疫情没有好转,国足在11月的2场小组赛,理论仍可能在多哈举行,这也意味着国脚们要在多哈封闭环境下逗留90多天,史无前例。

闽南网推出专题报道,以图、文、视频等形式,展现泉州在补齐养老事业短板,提升养老服

正在直播!国足VS日本日本承认国足有一大优势有望不败

9月7日晚上23点,中国男足坐镇西亚主场迎战亚洲第一强队日本男足。在比赛之前,日本媒体发文提醒日本男足要重视中国男足存在的一个重大优势,这个优势就是在40强赛中的主场全胜优势。相信拥有这个优势,还有其他的一些优势,国足有可能在主场逼平日本男足。本场比赛正在现场直播,有兴趣的球迷可以关注。

日本著名媒体雅虎体育发表最新文章,提醒日本男足要注意中国男足的主场全胜成绩。40强赛首战中国男足5比0大胜马尔代夫男足,接着中国男足7比0大胜关岛男足。40强赛下半程,中国男足2比0战胜菲律宾男足,中国男足3比1战胜叙利亚男足。在40强赛中,中国男足的4个主场保持全胜,并且只丢了1个球。而在客场,中国男足的成绩不好,不仅被菲律宾男足逼平,还被叙利亚男足击败。

12强赛中,中国男足又延续了客场成绩不好的特点,第一场比赛客场1比3输给了澳大利亚男足。第二场比赛是中国男足12强赛中的首个主场,是否会延续40强赛中主场全胜的成绩呢。日本媒体的担心确实是对的,除了拥有主场全胜的傲人成绩,中国男足还拥有其他一些优势。比如李铁是亚洲名帅,拥有多名巴西归化球员,拥有武磊这个亚洲巨星。综合分析后,我看好中国男足可以在主场保持不败,甚至有机会在主场战胜日本男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扬体育精神展青春风采——东风实验小学广播体操比赛活动报道

为了进一步丰富校园文化生活,增强学生身体素质,激发学生热爱体育锻炼的兴趣,推进我校阳光体育的蓬勃发展,展示学生的青春风采,2020年

本次比赛学校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制定了详细的比赛方案,比赛内容包括:进场、做操、退场三部分,赛前各班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体育老师、各班班主任精心策划、密切配合、科学训练,充分利用课间操、体育课的时间,让每一位同学掌握动作要领、节奏和力度要求。

比赛中,同学们个个衣着整齐,精神抖擞,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指定场地,口号洪亮、动作有力、精神饱满、神采飞扬;做操时,随着广播体操轻快的节奏,同学们动作标准、有力、优美,他们举手、投足、弯腰、转身、跳跃整齐划一,动作中充满着自信,充分展现了当代青少年的青春与活力。期间评委老师从进退场、服装、做操质量、精神面貌、参赛人数等方面进行了评分,经过激烈角逐,最终评选出了3个一等奖、6个二等奖、8个三等奖。

这次比赛,不仅检查了学校广播体操教学的效果,促进了学校阳光体育活动的开展情况;同时也为各个班级搭建了展示力量、团结、健康、向上的平台。增强了班级凝聚力,培养了学生的组织纪律性和集体荣誉感,展示了我校学生阳光健康、奋发向上的精神风貌。

智团结、齐运动、同快乐、享健康——佛山市白燕小学第二十六届体育节新闻稿

原标题:智团结、齐运动、同快乐、享健康——佛山市白燕小学第二十六届体育节新闻稿

秋风送爽,艳阳高照,在这天高云淡的季节,我校为期一个月的第二十六届体育节胜利闭幕了。

体育节是我们学校的一项传统大型活动,也是我们学校体育工作的一次展示,更是对同学们身体素质、心理承受能力、竞技才能等综合素质的考验。本届体育文化节以“智团结、齐运动、同快乐、享健康”为主题,以彰显学校的绿色教育办学思想,让体育节成为育人的载体,为学生搭建展现生命活力和释放激情的舞台。

11月9日,陈惠卿副校长为本届体育节致开幕词,她向全体师生阐述了学校举办这次运动会的实质意义,提出了新的希望,并倡导全体师生积极参与,尽情投入体育活动,把个体与集体、身体和心态、运动和快乐融合在一起,去跑、去跳、去呐喊、去欢呼。在接下来的四周里,各年级在体育老师、年级主任和班主任的有序组织下,开展了丰富多彩的趣味比赛,同学们积极参与,感受着趣味运动带来的快乐与幸福。

本届体育节内容丰富多彩,有全校学生共同参与的拍球、跳绳、踢毽子项目,有激烈紧张的年级足球联赛,有体现班级力量的跳绳、踩球、30米迎面接力团体赛,有展示个人体育特长的乒乓球锦标赛、击剑锦标赛、田径锦标赛,更有与家长同乐的亲子活动等多个项目。

为期三周的班级足球联赛中,运动员们个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奋力拼搏,勇争第一;啦啦队们也不断地为队友呐喊助威。宁静的校园顿时沸腾起来,一声声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喝彩声、加油声不绝于耳。

亲子活动中,呐喊声、掌声、笑声、欢呼声此起彼伏,整个比赛始终充满了紧张而和谐的气氛。

田径赛场上另有一番天地,男儿当自强,在角逐中展现风采,巾帼不让须眉,在比试中不甘人后,令枪一响,他们在跑道上挥洒着汗水,也挥洒着豪情与斗志,显示出积极向上、热情洋溢的精神风貌!

在闭幕式上,陈惠卿副校长宣读了各项比赛的获奖名次及团体总分,何健敏校长及叶秀娇副校长为各获奖班级颁发了奖状及奖杯。

本届体育节的成功举办,不仅锻炼了学生的体力,考验了学生的体能,展示了学生的个性和青春活力,还磨砺了学生克服困难的意志品质,培养了学生的合作精神,增强了学生的集体荣誉感,更丰富了校园文化内涵,提高了学校凝聚力,展示了白燕小学与时俱进、开拓进取的崭新风貌。

黄海路小学举行《七彩阳光》广播操比赛

(通讯员 孙利波)为了丰富学生的课余生活,提高学生广播操的整体水平,培养艺术修养。近日,黄海路小学举行了《七彩阳光》广播操比赛。

温暖的阳光下,和煦的微风里,由各班级学生组成的十四个代表队依次喊着响亮的口号,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比赛场地。伴着明快的音乐,孩子们个个精神饱满。从预备节到整理运动,伸手、抬腿、跳跃……每一个动作都整齐划一,展示出了黄海路小学学生的蓬勃朝气。

本次广播操比赛响应了“每天一小时”的体育活动时间要求,提高了我校广播操的整体水平。更重要的是提高了学生参与体育活动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让学生的团体意识更加鲜明生动。

郑德雁在莱州市督导检查和调研时强调:高效统筹发展和安全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建行烟台分行网络金融业务中心开展“党建引领聚合力 联建共建促发展”主题党日活动

烟台高新区代表队在2022年烟台市新冠肺炎感染控制技能竞赛决赛中取得佳绩

以赛促学增本领 以学促用强能力——业达经发集团举办学习强国知识竞赛活动

李干杰到省委网信办调研并召开座谈会强调:扎实做好全省网信工作 为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营造良好舆论环境

【十年@每一个奋斗的你】听障快递员韩庆东:在“无声”中活出“有声”的精彩

外交部回应美国在海外发动军事干预行动:充分体现了“美国规则”的好战本性和霸权底色

【世界说】美媒揭批:美国“反恐战争”致非洲大陆恐怖活动翻倍 非洲人民承受重压

【乐善公交人】乘客点赞:咱烟台的公交驾驶员线日烟台天气:多云转小雨 温度 13 ~ 23℃ 西风3-4级

烟台大厨亮了啥绝活?专访2021世界中餐业联合会国际青年名厨排名赛烟台金奖选手

数据监测介入司法鉴定 监测数据具备司法效力 烟台首家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机构挂牌

官方:因国家队比赛时间冲突西甲第四轮赛程调整

直播吧8月29日讯 西甲联盟官方宣布,由于此前的时间安排和国家队比赛日的时间冲突,因此西甲第四轮的比赛赛程时间将重新调整。

此前西甲官方曾表示,支持有拉美球员的俱乐部不放人参加国家队比赛,但被体育仲裁法庭(CAS)驳回,这一判决也获得了国际足联的欢迎。因此,西甲方面必须调整联赛的赛程。

凌晨4:00:格拉纳达VS皇家贝蒂斯;塞维利亚VS巴塞罗那;比利亚雷亚尔VS阿拉维斯。

相关新闻:FIFA官方:体育仲裁法庭驳回西甲不放球员参加国家队比赛的请求

趣谈球类运动的物理 《物理》50年精选文章

《物理》创刊于1972年,在特殊的年代里破土而出,蹒跚起步中经历了“科学的春天”,见证和记录了时代的前进步伐和中国物理学研究的繁荣历程。峥嵘岁月50载,《物理》在物理学界的广泛支持下,在作者们笔耕不息的勤勉奉献里,在读者们始终如一的热情关注中,经风历雨茁壮成长,众人用心血浇灌和滋养着《物理》以自己的姿态立于中国物理学发展之林。

2022逢《物理》刊庆50周年,我们精选了50篇文章,代表历年所有的作品,献给广大物理学工作者,以及正在学习物理学和对物理学感兴趣的朋友们。让我们重温品读,一起感悟物理科学的真谛,领略学科大家的风采。

2008年奥运会,作者集中论述在球类运动中球的飞行和滚动所涉及的物理,文章通俗易懂,文笔流畅,网上点击率很高。

摘 要文章集中在球类运动中球的飞行和滚动所涉及的物理。选择了几个人们可能感兴趣的问题,如表面粗糙度和尺寸对球飞行的影响,弧线球和飘球的成因,投篮的角度和速度,斯诺克球台的库高和保龄球球道上油的作用,做了定性或半定量的讲述。文章作者认为,物理研究有助于运动水平的提高,在物理教学中也有助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篮球、排球、足球、乒乓球、网球、台球和高尔夫球等球类运动是参与人数众多、深受欢迎的体育运动,运动的普及和提高关乎全民的身体素质,也关系到国家的荣誉。在提高运动水平方面,除去要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外,基础研究和由此产生的创新也是十分重要的。

笔者对球类运动物理的兴趣是从一个具体问题开始的,即假如足球守门员大力开球,同样的角度和初速度,表面光滑的球和表面粗糙的相比,哪一个飞得更远?笔者和被问到的大多数人一样,基于直觉,认为飞行时光滑球所受空气阻力较小,选择了前者,可惜回答是错误的。少数人认为问题必含玄机,选择了后者,但也说不出原因。笔者为找寻问题的解答,在阅读相关书籍和文献的过程中,逐渐涉及到其他的球类,本文集中在球的飞行和滚动方面,选择了读书所得的几个片段和大家分享,文章就从上面的问题开始。

对球类飞行动力学的研究,开始得较早、工作也较多的是对高尔夫球所做的研究,早在1910年,著名物理学家J. J. Thomson就发表了这方面的研究论文[1],相继的研究工作导致了为让球飞得更远,在球的表面上采用了布满小凹痕(dimple)的设计,事实上一个表面光滑的球,职业选手击出后的飞行距离,大约只是布满凹痕球的一半。回到我们接触较多的足球,按竞赛规则要求,球的外壳必须是用皮块并通过预先穿好的针眼缝合在一起的,针眼总数约2000个,缝线 mm,球面上的这些缝线凹槽同样对球的飞行有重要影响。守门员大力开球,将球踢到对方半场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如果用光滑球,没有缝线凹槽的功劳,恐怕就不太容易做到了,粗糙的表面可降低空气阻力的道理涉及“边界层”的概念。

对于空气、水和油等具有黏性的实际流体,描述其动力学行为的是Navier-Stokes方程(简写为N-S方程),针对具体的问题,给出相应的初条件和边条件,原则上可得到解答。由于这是一组非线性的二阶偏微分方程组,且具体问题的边条件往往又十分复杂,仅在少数特定情况下才可解,利用沉降的小球测量油的黏性系数η是我们熟悉的例子,这是雷诺数Reㄍ1的极端情形,Re=ρvd/η,其中ρ是流体的密度,v是流速,d是物体相关的特征长度,这里是球的直径。很小的雷诺数意味着面对的问题属黏性显著占优势的情形:或流体有很高的黏性系数,或对平常流体当问题涉及的尺度很小的时候,此时N-S方程因惯性力项可全部略去而可解,在小球沉降情形,得到的是我们熟悉的描述小球所受阻力大小的Stokes方程。

在球类运动中,涉及的流体是空气,如果将水的黏性系数定为1,重机油的约为60,而空气的则是1/60,属低黏性流体,相应的雷诺数很大,约在105的量级。在大雷诺数情形,对N-S方程的求解是十分困难的课题:如果因黏性系数小而将方程中相应项完全略去,相当于将流体视为无黏性的理想流体,方程可解,但得到的结果往往与实验观测不符;如不略去黏性力项,方程又难于求解。1904年,德国科学家普朗特(L. Prandtl)引入“边界层”的概念[2],解决了这一难题,是近代流体力学的重大发展之一。

边界层理论的基本想法是,在黏性系数很小的情形,可将整个流场分做两部分处理,黏性只表现在附着于物体表面上的边界层内;从表面向外,边界层中气流的速度从零逐渐加大到与外部气体流速相同,不同速度层间存在摩擦损耗。对于边界层以外的流体,则完全略去黏性力的影响,用理想流体的理论处理,并将得到的解作为边界层外缘的边条件,这样整个问题可得到解决。边界层的厚度δ约等于d/Re1/2,其中d为球的直径。对于足球,取R为105,δ~1mm,这和足球表面的缝线槽深相近,可以预期,缝线槽的存在会对球的空气动力学有重要的影响。

图2(a)给出了在完全略去空气的黏性并将其视为理想流体时球周围流线的截面图。这里为简单起见,将流线直观地理解为一小块空气所走的路径。准确地讲,在这种意义下得到的是流体的迹线,表达同一时刻空间各点流速的方向的流线和迹线,仅在定常流动(steady flow)即流动情况不随时间改变时才是相同的。对于图中i,j两条平行等距的相邻流线,在接近球体A点(流体力学中习惯称之为驻点)时,间距开始缩小,在B点处间距最小,其后逐渐加大,恢复到平行等距。在定常流动情形,单位时间流过相邻流线间任一截面的流体质量总是相等的,由此可以知道,从接近球的前端A点到球的顶端B点,或底部D点,气流是加速的,气流进而向C点流动,此时是减速的。按照我们熟悉的伯努利(D. Bernoulli)定理,A,C两点处气体压强要比B,D两点高,但是从对称性的考虑,在气流中的球体感受到的净压强为零,没有阻力作用在球上。

图2(b)是球体表面有边界层存在的情形,在图中边界层用虚线(a)一样,边界层和外部气流都是加速的,尽管边界层中存在黏性摩擦导致的能量损耗,倾向于使层内的流体减速,但由于A点压强高于B点,在压强差的推动下,边界层气流会沿球面前进。从B到C情况则不同,此时压强是增加的,边界层失去了推动力,无法到达C点,而是在S点(流体力学中称之为分离点)处和球面分离。分离后的气流是不规则的,形成处于湍流状态的尾流。气流速度进一步增加,边界层中摩擦损耗更大,边界层和球面的分离发生得更早,因而有更宽的尾流。

上述边界层和球面发生分离,存在尾流的状态,是球在飞行中所受阻力的主要来源,因为此时球前后端之间存在压强差,A点附近气体的压强要大于分离点间的压强,气流在流动方向上对球有作用力,流体力学称之为压强阻力或形状阻力。此外,边界层内的黏性摩擦也会导致能量的损失,产生摩擦阻力,这两种力合在一起构成对球运动的总阻力。

图3给出了表面光滑度不同的球的空气阻力系数Cd随雷诺数Re的变化曲线]。可以看到,不论对哪一种光滑度的球,在球速超过相应的临界雷诺数或临界速度后,空气阻力系数急剧下降,原因是此时边界层失稳,层外流速快的气流和接近球面速度较慢的气流混合,推动他们流向球的后端,导致分离点S相互接近,尾流变窄,A,C点之间压差降低,空气阻力下降。这样本节提出的问题的答案是,表面粗糙的球临界雷诺数或临界速度较低,原因是粗糙的表面有助于边界层和外部气流的混合,这正是高尔夫球表面凹痕和足球表面缝线凹槽所起的作用。当然从图3看,即使对表面粗糙的球,在速度(比例于雷诺数)高到一定程度后,空气阻力系数会超过表面光滑的球,粗糙的表面还是使空气阻力系数增加的,情况会有所不同。

图3 表面光滑度不同的球空气阻力系数随雷诺数的变化[3](图中Type 4为光滑球,Type 1,2,3的k/d值分别为12.5×10-3,5.0×10-3 和1.5×10-3 ,其中k为粗糙物的高度,d为球的直径. 图上边标出的是排球速度为10 m/s和15 m/s的相应位置)

足球运动员在罚直接任意球或角球时踢出的弧线球(也常称为香蕉球),在空中划出美妙的曲线,绕过人墙飞入球门,令人叹为观止。从力学原理知道,球的转向必定是受到侧向力的结果;从运动员踢弧线球的脚法,我们可以推断,这种力一定和球的旋转有关。

图4给出了球顺时针旋转时周围流线分布的示意。为简单起见,未将边界层画出。从A到B,和上节所述相同,边界层不会脱离球面。但从B到C,尽管此时流体失去了压强差的推动,边界层最终会和球表面分离,但由于球的转动,球表面运动方向和气流速度方向一致,会带动着黏附于其上的边界层运动,边界层与球面的分离会推后发生。在球的下方,球表面运动方向和外部气流方向相反,表面层与球面的分离会提前,分离点向D点移动。这样,在球转动时,流线以及分离点的位置过渡到非对称的形式,气流也因此在经过球后发生了转向。

图4 旋转球体周围的流线给出的情形,不难判断侧向力作用的方向。气流在经过旋转的球后,附加了一个向下的动量,由于体系总动量是守恒的,那么球应该感受到一个升力,得到同样大小的向上的动量,飞行轨道因此会发生弯曲。这一现象最早由德国物理学家H. Magnus在1852年通过在流体中旋转圆柱体受力的实验观察到,通常称为马格纳斯效应,并将相应的侧向力称为马格纳斯力。直到20世纪初,边界层以及流体与表面分离的概念建立后,人们对这种力产生的原因才有了正确的了解。

马格纳斯力的大小比例于气流的速度v和球的旋转频率f,当然也和球的大小有关,同样的旋转频率,直径大的球周向速度大。知道了空气阻力和马格纳斯力的表达式,即可计算球的飞行轨道,例如,可以知道在罚直接任意球时,球要有怎样的旋转才能绕过人墙。

在乒乓球运动中,弧圈球是运动员广为采用的技术之一,正手拉加转弧圈球和前冲弧圈球都是强烈上旋的,球上端的周向速度与气流速度相反,马格纳斯力与图4情形不同,是向下的,球的飞行弧线因而降低,且在着台后会急剧前冲下滑,很有威力。

在排球运动中,发球可以直接得分或破坏对方的一传,是唯一不受他人制约的技术,历来受到重视。发飘球的技术兴起于上世纪60年代,包括上手飘球、勾手飘球和后来发展起来的跳发飘球,由于球飞行轨迹特有的不确定性,忽左忽右,或上飘或下沉,接球方难以应付,成为重要的发球技术,其机理也为人们所关注。

从运动员的实践可以归结出发出飘球的两条要领:一是击球要快速有力,球的初速度要大到一定的程度;二是作用力一定要通过球心,球在运动中不旋转或转动很慢。风洞实验表明[4],速度从3 m/s增加时,球的飘晃距离逐渐加大,在10-15 m/s时达到最大,是球在飞行中发生明显飘晃的速度,晃距可达0.5-0.6 m。速度再高,到16 m/s时,晃距明显减小。这样,发球时球离手的速度确实要高一些,使球在过网后速度仍能保持在10 m/s或更高,这样效果最好。

对于飘球产生机制的分析,在缺乏对排球所受空气阻力随速度变化关系测量数据的情况下,可参照已有的对不同表面粗糙度球的实验结果进行讨论。从排球的直径(21 cm)和空气的密度、黏性系数,可以算出速度10-15 m/s对应的雷诺数为(1.3-2.0)x105,从图3看,这正是表面粗糙度k/d=1.5×10-3和5.0×10-3圆形球空气阻力系数曲线达到临界速度的范围,其中d为球的直径,k为粗糙部分的高度。如将d取为排球的直径,相应的k值分别为0.3 mm和1 mm,和球皮及接缝的不平整度相比还算合理。这样,对于“下坠型”的飘球,一般可理解为排球在飞行中,球速降低,当低到接近临界速度值时,随着速度的进一步减小,阻力急剧加大,是导致球偏离预定轨道突然下沉的原因。

排球的表面,标准的是由18块球皮构成,每3块成一组,这导致组中4条接缝的走向大体一致,组间近似垂直排列。在上述风洞实验中,作者对球的悬挂采取了对称和不对称两种方式,悬挂点在3块球皮交接点的球为不对称球。在速度从8 m/s 到20 m/s之间,他们发现不对称球的晃动更加积极,摆动的突然变化也更多。

球的飘晃或摆动,都是受到侧向力作用的结果。如上一节的讲述,这种侧向力和边界层的行为有关。实际上如普朗特书中所述[2],一些看起来似乎很不重要的情况,诸如表面上的轻微粗糙度,来流中多少带有一些涡旋等等,常常会显著地影响分离点的位置。如前所述,球并不旋转或转动很慢,边界层分离点位置的改变和其分布的不对称会是容易理解的,例如,相对于气流与接缝垂直,气流沿接缝流动时边界层的分离点会更向后推一些。在临界速度附近,边界层中的气流从层流转变为湍流,球表面状况对分离点位置的影响会更强烈一些。上述分析应该是一般称为“飘荡型”飘球的成因,也是飘晃距离在球速为10-15 m/s时达到最大的理由。

1921年,英国高尔夫球管理委员会规定球的最大质量为1.62英两(45.93 g),最小许可直径为1.62英寸(41.1 mm),1931年美国高尔夫球协会对于球重,选择了和英国相同的规定,但是最小许可直径却定为1.68英寸(42.7 mm),大于英国的规定。这样美国的球可以在英国用,英国的球却违反美国的规定。高尔夫球界开始了小球和大球之争。

人们也许认为,美式球的最小许可直径只比英式的大不到2 mm,差别小于4%,但是与直径的平方成比例的截面积却加大了7%,击球者很容易意识到这一点。少部分球员认为这会增加击球时的信心,有利于打出好球,但是大多数球员隐约感到大球飞行得不是很理想,比赛起来更困难一些。实验和理论的研究表明在射程和侧风的影响方面两种球是有一些差别,但是对中等水平的球员,只要没有成见,用大球对他们的比赛成绩并没有什么影响。1968年,英国高尔夫球协会决定在他们主管的各类比赛中使用大球,今天这已成为通用的规则,主要的原因是职业球员每年要在不同的国家进行巡回比赛,对于球的尺寸应该有统一的标准,采用大球是争议最少的选择。

现代的小球和大球问题出现于乒乓球运动。由于中国和其他欧亚国家的努力,到上世纪90年代初,乒乓球运动的水平已有很大的提高,球的速度和旋转强度已加大到使每分球的回合次数明显减少,人们逐渐失去了看球的兴趣,电视转播的收视率也随之下降。为提高其观赏性,2000年2月23日国际乒联特别大会通过,从当年10月1日起将球的直径和重量从原来的38mm,2.5 g,改为40 mm和2.7 g对于球的直径和重量的选择,除去球的截面积加大了约11%,观众能看得更清楚一些外,更重要的是要适当地降低球速和旋转,这里,分寸的掌握是最困难的。

在新规定出台前,国际乒联委托中国乒协对不同直径和重量的球对击球速度和旋转的影响进行了实验。和原来的小球(称为A)对比,选了直径40 mm的两种大球,一种称为B,重2.79 g,另一种称为C,重量和A相同。测量结果表明,在正手攻球和正手扣杀情形下,大球B速度下降2%-4%,大球C则为8%-13%,在拉球旋转程度(转数=秒)方面,B比A下降13%,C比A下降21%。对于这些结果背后的物理原因,实验报告中没有讨论和分析[5]。

对于速度变化的原因,实际上可粗略地从空气阻力的角度得到一些了解。 空气阻力的大小与球的截面积成正比,因而产生的减速度比例于d2/M,M为球的质量。简单的计算表明,大球B应该是用和A同样厚度的材料制作的,重量有相应的增加,因而d2/M数值与A相同,这和B速度下降较小一致;球C的d2/M数值加大了11%,也和球C速度降低的比率相近。在旋转程度方面,如果球表面的线速度相同,仅只直径有别,旋转速度的变化约5%,不足以解释B比A下降13%的结果,恐怕还要考虑旋转时大球边界层摩擦损耗的增加,球C和球B的差别,应该和球B的球壳较薄,弹性稍差有关,因为乒乓球运动员都知道,球拍上的海绵层薄时弹性差,拉球的旋转性减弱。

大球重量最后选择为比球B稍轻一些。从给出的实验结果,用内插的方法可以推断,球速的降低约为4%-7%,旋转的减弱约为15%,两方面都有所降低,但都不过分。从近期的比赛看,小球变大球,再加上每局改为11分制,在提高球赛的观赏性方面是十分成功的,比赛的回合增多,特别是由于速度和旋转的减弱,削球手又回来了,乒乓球确实变得更加好看了。

篮球的表面上有缝线凹槽,且截面积较大,从前面几节的讨论,读者也许会预期,对本节问题的回答,多半又要涉及边界层的行为了。实际上空气阻力对篮球飞行的影响较小,原因是球的飞行速度相对较慢。典型的数值为6-9 m/s,飞行的时间较短,一般在1 s左右,球也要更重一些。这样,在讨论什么角度投篮最准时,我们可以先完全略去空气阻力的存在,然后再看阻力带来的修正。

篮筐离地的高度是3.05 m,假如站在罚球线附近投篮,球距篮筐中心水平距取为L=4.1 m,设篮筐比运动员手中球的中心高h=0.61 m,考虑到球的初始位置要高过投篮者的头顶,这相当于假定投篮者身高约1.83 m 左右,为普通的篮球爱好者。把球看成为质点,用有关抛物运动的公式,可以得到如图6所示的,为使篮球通过篮筐中心,球出手的速度v0和角度θ0之间的关系曲线。考虑到球必须在其轨道下降阶段进入筐内,特别是球有一定的大小,直径稍大于篮筐的半径,球飞行的路线不可过于平直,最小投射角θ0 应该大于42.5°。也是由于球有一定的大小,且直径比篮筐的小,v0固定时θ0有一定的宽容度,θ0给定时,v0也可稍有变化。考虑这些因素,再加上低的v0意着投篮时用力也少一些,最佳的投射角是图6中最低速度对应的角度θ0m ,对于上述设定的L , h值,θ0m 为49.2°。在L取值为3到7.6 m(稍远于3分球线)的范围内,运动员一般采用不碰篮板的直接进篮方法,考虑到运动员身高不同,h取值为0.3到1.2 m,得到的θ0m 在45°到55°之间,在距离和球员的高度增加时,θ0m 趋近45°。在距离L相等时,小h值对应的v0和θ0的宽容度要大一些,这对高个球员较为有利。

为克服空气阻力的影响,投球的速度要稍有增加,大约在5%左右, 另外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球在飞行中,相对于上升的部分,在空气阻力的作用下,球的下落部分会变得要陡一些,这增加了投球时v0和θ0的宽容度,对运动员反而是有帮助的。

以丁俊辉为代表的中国军团在台球运动中的崛起,提升了国人对这一运动项目的关注,书店里也增加了许多有关台球运动的书籍。每一本书都有关于“器材”的一节,会给出球台的长、宽、高度,以及开始时球的摆位等,惟独找不到称为库的台边的高度。库是台面四周的边框,边框为木制,高出台面,上部贴有标准弹性的胶条,呈Г形,外覆羊毛绒台面呢。实际上,库高度的选择是很有讲究的。

假如通过球心用杆在水平方向击球,即图7中取x=r, r为球的半径,球的底部D点相对于台面向右滑动,球会受到与台面间摩擦力F的作用,摩擦力与球的滑动方向相反,其作用一方面是产生减速度,使球的滑动速度v放慢,另一方面是相对于球心的力矩F×r,使球转动,且角速度ω比例于时间增加。当v=ω×r时,球不再滑动,纯粹以滚动的形式向前运动。

若要避免球在初始阶段的滑动,击球点要高于球心,即x≫r,如图7所示,如果x选得合适,球可以从一开始就以滚动的形式运动。击打的作用同样是两方面:一方面使D点向右运动;另一方面又由于力不通过球心使球顺时针旋转,后果是D点向左运动。球无滑动,只有转动的条件是在球受到击打的瞬间,D点与台面间没有初始的相对运动(因此这里不涉及摩擦力),这要求有合适的x值,使D点的瞬间行为有如不动的转轴。从上述两作用相抵消出发,利用D点不动的条件,可以得到

英式斯诺克台球的直径约为5 cm,x应为3.5 cm,这是球台库高的尺寸。这样的选择,使球碰到岸时会平稳地反射,以滚动的形式运动。由于没有滑动,能量损失显著减小,相应的也减弱了速度的降低。由于同样的原因,这一位置也是运动员在正常击球时常选择的击球点。

相对于台球,对在球道中保龄球运动的分析要复杂一些。首先是球道的摩擦系数,并不能简单地处理为常数;其次,对有指孔保龄球的重量和直径,规则虽有限定,但并不要求球是完全均匀和对称的。事实上,在用树脂材料做的保龄球中,包有形状各有差异的重物块,这使对通过球心、取向不同的轴,球的回转半径有差别,以及球心和质心位置的不重合,结果是在讨论球的转动时,转动惯量张量不能对角化。对于制作考究、高质量的球,这种差别限制在小的范围内,例如,对任意两轴的回转半径之差不能大于0.2 cm,球心和质心的距离必须控制在小于或等于1 mm。数值模拟计算表明,这种小的差别对球的运动轨迹仍有明显的影响。

保龄球员都知道,投出的球应为曲线球,或称为钩球(hook),右手投球的球员投出的球要从1号瓶(头瓶)和3号瓶间斜角切入,这样容易造成球瓶的斜倒和横倒,全中的概率最大。除去投出的球要有一定的初速度和侧向旋转外,模拟计算表明,沿球道摩擦系数的变化是最重要的因素。

保龄球的球道宽42英寸,相当于1.06 m,从犯规线块木板条拼成。球员投球的助走道和球道的前20英尺,以及球道的置瓶区用枫木制成,枫木非常坚硬,能承受16磅球在其表面产生的持续不断的、近130kg/cm2的冲击力。球道的中段采用硬度相对较低的松木,松木有较好的纹理,摩擦系数会高一些。但是实际上决定球道摩擦系数变化的关键因素是对球道表面上油的情况,上油安排的不同,可以改变比赛的难度;在比赛中也要注意由于球把油带出所引起的球道状况的变化。

上油区一般如图8中灰所示,宽度为球道宽的4/5,长度从犯规线英尺。按照规则,球道的摩擦系数不能超过0.39,上薄层油区域,摩擦系数的典型值为0.04,不上油区的摩擦系数一般不超过0.20。对于投球的初速度和旋转程度,取中等水平的球员的数值,分别为8 m/s和30 rad/s(相当于每秒转4.77圈)。图8是在上述情况下,在球的差别较大的两种状态(如图(a),(b)所示)时,对保龄球运动轨迹进行模拟计算的结果[7],图8中箭头所示为球角速度的方向。

从图8给出的结果可以看出,不管球的质心和球心是否重合,以及转动惯量是否为张量对球的运动轨迹有影响,并使图8(a)和8(b)中球路的细节有差别,但最重要的因素是薄层油所引起的球道摩擦系数的变化。图中球路可理解为,在上油区球道影响很小,球路大体为直线,离开上油区,球道摩擦系数突然增加,摩擦力使球的路径在趋近瓶区时发生偏转,最终以理想的3°-5°斜角切入。如果整个球道都上油,摩擦系数为常数且很低,球路会很直,接近瓶区时偏转不够;反之,如果都不上油,摩擦系数高,球路会偏转,但因滚动开始得过早,也难于以理想的角度击瓶。

首先,从中学物理和大学基础物理教学的角度,球类运动的物理在提高学生学习兴趣和加深对问题的理解方面都是很有助益的。在跑动中运球的篮球运动员,除非要变换速度和方向,否则只要垂直向下拍球。跑动中的投篮和立定投篮不同,要根据跑动的速度和方向调整投篮的瞄准点,因为球离手时,携带有球员跑动的速度。跑动中的球员觉得球是垂直向下或向上运动时,在场外观众的眼里,实际上球是向斜前方运动的。在力学教学中,对于引入运动坐标系和惯性原理的概念,学生在球场上的这些体验是很好的切入点。本文讲到的有关球的运动和碰撞的一些问题,也会是基础物理教学中学生很感兴趣的习题或实例。

其次,从运动员和教练员的角度,了解球类运动背后的物理重要吗?本文讨论过投篮的准确度,投篮时球出手的角度随球员与篮框间的距离有所变化,在出手角度确定后,篮球通过篮心和刚好擦着框边进入篮框,按照数值计算的结果,出手时球速的差别小于1%,初速度取值的宽容度实际上是很小的。可是我们注意到,通过刻苦的练习和摸索,球员可具有很好的运动的和肌肉的记忆,一个职业球员在没有干扰,或练习中投篮的命中率可达70%或更高。作为物理学家,我们可以说的是,一方面,从优秀运动员投篮的角度、速度、手法等可以检验和修正理论分析所用的物理模型;另一方面,运动员了解相关的道理后,在练习中会更加自觉,缩短摸索的过程。

第三,运动水平的提高,需要有创新。以乒乓球为例,据统计[8],在中国乒乓球队处于领先地位的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前期,世界公认的技术创新共29项,其中属于中国的有22项,占总数的75.9%。但从1988年到199年,在公认的7项创新技术中,中国只有1项,占有率下降到14.3%,和在这一阶段中国乒乓球队在重要比赛上出现败绩,留有遗憾是一致的。这些技术创新,尽管大部分是靠运动员和教练员在实践中探索得到的,显然还需要从理论上得到说明和提升,当然也还需要研究人员提出建议,发展新的技术。在这两方面,物理研究均占据重要的地位。

最后,对于球类运动物理的研究,总的来讲,美欧国家开展较多,主要集中在他们的热门项目上,如高尔夫球、网球、垒球、足球和台球,有系统深入的文章,也出版了一些相关的书籍。从已发表的文章和书籍看,在提高研究水平方面,物理学家的积极参与应该是很有帮助的,例如,英国物理学会出版的《足球的科学》(The Science of Soccer)一书的作者J. Wesson,他的研究生涯开始于实验原子和等离子体物理,继而转到理论物理领域,退休前踢足球。美国出版的《垒球的物理》(The Physics of Baseball)一书的作者R. K. Adair是耶鲁大学研究基本粒子的理论物理学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当然也是个垒球的球迷,相对而言,国内的研究,特别是在深度方面要差一些,尤其是对于我们的优势项目,如乒乓球,相关的研究工作只能靠我们自己,更需要从理论和实验方面加强。笔者撰写本文主要的目的,是为引起读者的关注,希望国内的物理学家能参与球类运动和其他运动项目的物理研究,为提高我国的运动水平做出贡献。

感谢首都体育学院阎守扶教授对本文初稿的审阅和提出很好的修改意见;感谢贾秋萍女士在资料等方面给予的帮助。

[2]普郎特等著, 郭永怀, 陆世嘉译. 流体力学概论. 北京∶科学出版社,1966

[5]张晓蓬.不同直径和重量的乒乓球对击球速度和旋转影响的实验报告.可在 网站中找到

记2006~2007年期间,球的飞行问题很偶然地引起我对球类运动物理的兴趣,从而开始收集相关的书籍和资料,甚至做了一些小实验,试图对此有进一步的认识。2008奥运年,作为《物理》编委会的一员。我选择了其中读者可能会感兴趣的一些问题成文,发表在当年的第7期上,以示对奥运会的响应和庆祝同时也为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的决赛出了有关球类运动的试题,遗憾的是,后来由于种原因,没能再进一步,继续这方面的研读,并尽到文章结束语中提到的物理学家的责任但是对我这样一个不善运动的人,却增加了观看电视上各种球类比赛转播的兴趣,从中吸取了很多感性的知识,也丰富了退休后的生活。

为答谢广大读者长期以来的关爱和支持,《物理》编辑部特推出优惠订阅活动:向编辑部连续订阅2年《物理》杂志,将获赠《岁月留痕—物理四十年集萃》一本。该书收录了1972年到2012年《物理》发表的40篇文章,476页精美印刷,定价68元,值得收藏。

中国理论物理学家与生物学家结合的典范一一回顾汤佩松和王竹溪先生对植物细胞水分关系研究的历史性贡献 ( 上 )

中国理论物理学家与生物学家结合的典范一一回顾汤佩松和王竹溪先生对植物细胞水分关系研究的历史性贡献( 下 )